七旬老人创办弥勒民间博物馆 工艺美术逆袭迎新生

2015-09-09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唐诗之路上的奉化,是一个驿站,也是一个韵脚。亦或许在此时,古代宁波城正在开始慢慢酝酿,从奉化的白杜一路向鄞江,再到明州迁移。这样的荣光源自于这片土地在岁月中坚守的精神。

在浙江奉化,有这样一座博物馆,一方古井,一条石子路,一弯翠竹林,数千平方米的院内整齐地摆放着2000余个弥勒佛根雕,这便是奉化七旬老人何仁善创办的布袋弥勒博物馆。

千年古木,万年根雕,缘于爱好,他立足根雕文化,成就了一番事业。从2008年至今,他出资数千万筹办了这间民间博物馆,扎根于弥勒之乡的微笑,让工艺美术“翻身”迎新生,浸透万物。

因爱投身弥勒根雕创作

奉化是座美丽而神秘的城市,位于浙江宁波的东海之滨。

这里不仅是“蒋氏故里”,还有中国化弥勒——布袋和尚,因此,奉化也被称为“弥勒应迹胜地”。

布袋和尚,唐末五代著名僧人,是一位真实的历史人物。他生长于奉化长汀村,出家圆寂于奉化岳林寺,当过奉化裘村岳林庄庄主,曾在雪窦寺讲经弘法,肉身葬于奉化市区封山之腹。

布袋和尚传说,孕育于他死后不久的五代,宋代开始流传,经元、明、清、民国以至新中国发展丰富,成为家喻户晓的民间文学精品。

2008年第一届弥勒文化节在浙江奉化举行,弥勒文化所展现的包容、欢喜、慈悲、自在的人文精神和理念,对当下建设人间净土、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而这也让63岁的何仁善爱上了制作弥勒根雕。

从树根到木雕成型,看着一座座形态各异,饱含微笑的弥勒佛雕像,何仁善的心中充满了知足、感恩。

如今,7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从一个对弥勒文化知之甚少的普通老百姓成为了一个“专业级别”的收藏家。

在这期间,何仁善也遇到很多“小故事”。“明明是1000元的根雕,卖给我就是10000元,那时只是因为喜欢,但却不懂得欣赏。”而在被骗数次后,随着何仁善见识和阅历的增加,类似的被骗经历也少了很多。

七旬年纪创办民间博物馆

积少成多,从最初的几件藏品到现在玲琅满目的创作根雕,何仁善的小房子似乎制约了根雕的发展。

根雕创作很艰苦,在收藏根雕之余,自学成才的何仁善经常在家潜心研究根雕,从选材、造型、构思、制作直到命名,他都要细细揣摩斟酌,精雕细琢,全神贯注。

2015年4月,在众人的提议帮助下,何仁善申报了布袋弥勒博物馆,并正式获得批复,而建成的奉化市布袋弥勒博物馆也将免费对外开放。从一个馆到八个馆,从几十平方米小收藏间到1600平方米的博物馆,一步步走来,何仁善的心中饱含梦想。

走进一方石子路,在翠竹的掩映下,奉化布袋弥勒博物馆便出现在你的眼前。踏进这座博物馆,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大小小的弥勒佛根雕。这些根雕有的有三四人高,有的却只有巴掌大小。

木雕、铜雕、根雕……博物馆内2000多尊形态各异的布袋弥勒像让人眼前一亮。而这些弥勒像,大多是何仁善走街串巷、翻山越岭,踏遍福建、江西、广西、贵州、四川、重庆等地,用汗水和金钱淘来的。

在博物馆里,记者看到了一座以奉化水蜜桃为底子创作的弥勒根雕。整个根雕呈一个水蜜桃状,里面坐着一个和乐的布袋和尚。

何仁善表示,这是已经实现量产的根雕,“这个造型非常受市场喜爱,也是我的得意之作。”他把奉化水蜜桃和弥勒结合在一起,通过民间的力量,推动奉化工艺弥勒产品的发展。

工艺美术“翻身”迎新生

奉化根雕艺术的最初兴起,由于文献乏载,不能确知。但1955年县人黄孝钧创作的一件竹根雕《蟹笼》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展览,可视为奉化根艺的滥觞。

1971年长尚人任鹤永始制作根雕笔筒;1977年大堰人王雷兴创作树根雕《千佛阁》。1979年有鲍晓阳,1984年有张正海,1992年有张炯等先后进行根艺创作。

2015年,奉化根雕入选为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奉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陆川表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地域历史文化的重要见证和载体,保护和利用好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继承和发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增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促进文化强市建设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一员,根雕有其特殊的地位和价值。

而在何仁善看来,根雕作为一项工艺美术,在奉化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零散、没有凝聚力。”作为奉化工艺美术协会的会长,何仁善迫切希望通过根雕的发展来推动奉化工艺美术的发展。

在他眼中,木头是死的,但是工艺美术创作是活的。在他的理解中:“根雕的工艺美术不仅要创新,还要历史继承。”

在何仁善的作品中,记者注意到没有一座根雕是一样的。何仁善强调,根雕贵在独一无二,任何一件作品都是无法复制的。“它的肌理、纹路都是不同的,这也使得每一件作品都有它的独特性。”

谈到今年的弥勒文化节,何仁善表示他的18尊根雕作品将在9月18日至20日举行的弥勒文化、工艺美术精品展中展出,“弥勒精品展是一次民间弥勒藏品的盛会,举办这样一次展览希望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中国弥勒之乡奉化的民间弥勒基础,自发的喜爱弥勒精神。”

圆润饱满的肌理,诉说着一个技艺的荣耀;鳞次栉比的纹路,镌刻着一段岁月的传奇。悠闲的下午,阳关懒散地洒在青石板上,徐仁善擦拭着一座座根雕,仿佛时光驻足,定格在他专注的眼神里。

 

来源: 中新网宁波